平顶山

牛皮!“无证楼盘”卖出200多套房

2017年03月21日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行业动态责任编辑:jingjing

 

10年前,国旅联合投资成立国旅联合重庆颐尚温泉开发有限公司(下称“重庆颐尚”),此后虽然逐步减持股权至15%,但一直不忘对其输血,无奈最终却给上市公司带来了一笔笔坏账。

据国旅联合最新年报显示,在高达1.6亿元的坏账准备中,约41%来自重庆颐尚。自2006年~2010年,陆续向重庆颐尚投资了超过9000万元,然而后者却无力报偿,经营情况远不及预期。在2009年5月及2012年10月,两次大幅减持重庆颐尚股份之后,国旅联合却仍3次向重庆颐尚提供1.1亿元、6000万元及5900万元委托贷款。

近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深入实地对该公司进行调查发现,重庆颐尚开发的一楼盘涉嫌在预售许可证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、建设工程开工许可证集体缺失的情况下,不仅开工建设还售出了200多套房屋,目前正面临艰难境地。

实地探访重庆颐尚

公开资料显示,颐尚温泉小镇位于重庆北碚施家梁镇,规划占地1000亩,以“温泉+旅游地产”的开发模式带动景区旅游的持续发展。

3月2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驱车前往的路上看到,尽管该旅游区早在2009年就已挂牌国家级4A级景区,但沿途道路尚未升级。

来到景区大门后,可看到线路图、游览须知牌上字迹已显斑驳,门口的保安亭里也无人当值。进入大门后,发现内部景色宜人,但游客并不多,在整个园区逗留的1小时内,遇到的行人仅7人。

记者注意到,该景区内部设置有游客接待中心,但不仅没有工作人员,地面还依附了一层灰尘。“我们一直都在做促销,现在的价格才78元/位,人流量你也看到了,平常都差不多是这样。”温泉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当天的游客仅十来人。

景区内道路两侧的路灯柱上、空地上,关于“国旅·颐锦院”的宣传条幅处处可见,不过一片斜坡地上的“售楼中心”几个白色大字则已残破不堪。记者多次拨打宣传条幅上的销售电话,也一直未有人接听。

“它们的销售中心在去年11月左右就已经人去楼空,到了交房日期,我们才发现自己购入的房子有些还没开始修。”重庆颐尚颐景院(下简称颐锦园)业主王丁(化名)说,自己购买了颐锦院的房产,但在去年底的原定首批交房时间,却发现“无房可交”。

记者调查的资料显示,颐锦园项目于2015年5月左右开盘,一年多时间,累计销售228套,总销售额达3000余万元,第一批交房时间原定于2016年12月31日。

地产项目“三证”缺失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调查发现,重庆颐尚颐景院项目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涉嫌存在多处违规。

“当时售楼中心对这个项目的各种证件均进行了公示,包括商品房预售许可证、规划许可证等,再加上价格便宜,环境宜人,我分三次交了近20万的购房款。”王丁说。

记者获得的一份合同文件上,标有“重庆市商品房买卖合同”字样、封面印有“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印制 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监制”,名为重庆颐尚开发的“国旅联合重庆颐尚温泉项目颐尚温泉小镇”,预售商品房的《商品房预售许可证》号为:渝国土房管(2014)预字第(564)号。

但这份文件却另有蹊跷,“这个房子实际上到现在都还没有预售许可证”,北碚区不动产登记中心工作人员表示:“它之前公示的证并不是这个颐景院项目,而是另外几栋。”

记者通过重庆网上房地产查询也发现,和上述预售许可证编号相对应的为颐尚温泉小镇23幢、24幢、21幢,分两个单元,每单元4层,目前可售住宅套数为0。而据《重庆商报》2014年5月报道,“颐尚温泉小镇”当时预计在2014年下半年推出21、23、24号楼,为联排别墅。

“不是房管部门不给开发商办预售证,这个项目前期的规划、建设证件都没办下来,我们也是要见证办事的。”上述不动产登记中心工作人员表示。

这位工作人员所说的预售证前置条件,即开发商需先取得土地使用权证书、持有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开工许可证。而重庆颐尚,仅有土地使用权证书。

上述商品房买卖合同上还显示,颐景院项目所在土地的用途为城镇非住宅用地,这与一些业主的说法相左。业主们称,当初购房时,以为该项目为住宅,并称置业顾问在介绍项目时没提到土地性质问题,他们也不懂,再加上受到价格诱惑,就给钱了。但是,“商业用地是不能建住房的,除非申请更改用地性质并补偿土地出让金后才行”。重庆地产行业分析人士荣腾洪介绍说。

记者也未能找到明确的项目土地规划用途变更证据。通过重庆市规划局官网查询发现,目前有关重庆颐尚的规划修改方案仅有一份,为“一般技术性内容修改方案”,并未涉及土地规划用途的更改。

“它这块土地的规划用途包括旅馆业用地、商业用地、住宅用地,但居住用地的面积非常小。”重庆市规划局北碚分局一名李姓工作人员3月7日表示,截至目前,尚未得到有关该地块修改用途的通知。

此外,在相关建设证件方面,记者在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官网办事大厅输入“颐尚”关键字后,仅搜到3条消息。其一为2013年10月发布的关于颐尚山地温泉小镇办理配套手续证明书(状态为正在办理);随后在2014年8月,该官网又发布了这一事项的办理情况,状态仍为正在办理;唯一一份已出件的文件为2014年11月批复的颐尚温泉接待中心大楼2号楼的施工图审批流程。

开发商资金链断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除了地产项目存在涉嫌“无证开发”情况外,开发商也已深陷资金链断裂泥潭。

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数据显示,自2015年以来重庆颐尚频频被告上法庭,其被法院要求偿还的拖欠款项包括:服装公司服装费7万元;广告合同款23.6万元、咨询服务费282.51万元、园林设计费11.44万元。

此外,重庆颐尚还因大量逾期银行贷款被告上法庭,对象包括华夏银行重庆北部新区支行、中信银行重庆分行、汉口银行重庆分行,合计贷款金额上亿元;同时还与重庆两江新区星睿小额贷款有限公司、重庆两江新区润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、重庆沙坪坝区聚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、重庆两江新区宗申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有合计5100万元的贷款纠纷。

“现在整个项目资金链断裂了,开发商确实没钱,政府和企业目前都在积极寻求解决办法。”重庆颐尚相关负责人孔建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。而这一说法,记者在同北碚区多个政府部门沟通时均有提及。

在这个项目的背后,还有一件稀奇的事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获取的多份出借方(甲方)为重庆中颐国瑞健康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颐国瑞”)的借款协议显示,多名业主在购买颐景院房产时因暂缺部分资金,向中颐国瑞以零利率拆借5万~10万元不等的资金以作购房款。

而据工商资料显示,中颐国瑞的法定代表人为“高方明”,而在重庆颐尚的工商档案中,“高方明”则担任董事;此前的公开报道中,重庆颐尚总经理也名为“高方明”。

此外,上述借款协议的甲方盖章栏,所盖公章为重庆颐尚营销策划部的公章。

重庆房地产市场分析人士荣腾洪认为,“它这个借款协议实际上就是开发商自己借钱给购房者,说明资金链确实很紧张。”

此外,颐景院施工单位东阳建筑公司的严姓负责人也称,截至目前重庆颐尚尚未向其支付任何施工款,自己除了已缴纳1500万元保证金外,在该项目上已垫资近1亿元。

拟引入中国核建关联方

令人疑惑的是,既然开发商资金链紧张早有迹可循,为何有大批业主仍然愿意买进?

王丁称,“买房时,售楼部里公示了所有证件,我们没仔细去核对,因为知道国旅联合是国企、上市公司,有保障,也没想到这个公司早就已经成了私人的。”

尽管国旅联合目前在重庆颐尚所持有的股份仅15%,且据国旅联合董秘陆邦一介绍,上市公司并未参与到重庆颐尚的实际经营,但记者探访发现,颐尚温泉小镇内还有着国旅联合的痕迹。

比如在一块“颐尚在中国”的宣传牌上,详细介绍了国旅联合在全国各地的子公司;而对重庆颐尚实际控制人徐志强的相关产业,却鲜有介绍。

“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力争把这个项目盘活,这大半年来的主要工作就是这个。”孔建华表示,重庆颐尚有意引入新的资本方进行重组,目前正处于谈判的关键期。

据了解,其有意引入的重组方为重庆中核通恒水电开发有限公司(下称“通恒水电”)。记者3月2日前往重庆颐尚办公场地探访时也发现了一块“重庆中核通恒上宏集团项目重组并购办公室”的牌子,不过该办公室大门紧锁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查询发现,该公司与另一家去年6月登陆A股的上市公司中国核建关系匪浅。工商资料显示,通恒水电的股东之一为中国核工业第二二建设有限公司(持股80%),而该公司为中国核建的全资子公司。

此外,据中国核建2016年半年报披露的委托贷款一栏中,共有15笔针对通恒水电的借款,借款总金额高达2.22亿元,资金来源均为自有资金。此外,中国核建还以担保方身份为通恒水电共计2.67亿元的借款资金进行担保。

一家主营水电开发的企业为何有意愿接盘房地产项目,目前尚不清楚,不过记者注意到,中国核建在重庆房地产市场已经有所动作,目前其在南岸弹子石区域已开发一楼盘。

3月14日,记者致电中国核建董秘办欲就此事进行了解,对方回复称自己对相关兼并重组事项并不了解。

值得关注的是,即使引入新的资本方能解决资金问题,但困扰该项目的规划许可证等问题仍然存在。对此,北碚区不动产登记中心的人士表示,“既然政府要解决这个问题,中核那边进来肯定也是要向政府提条件,大家的主要目的也是要解决问题。”

  • 意向区域
  • 价格